·欢迎访问浙江省工商业联合会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要闻公告

温州民企设立廉洁监管部门,近一年挽回损失5亿元——
廉动力,助推民企健康生长

时间:2019-08-07
  流动资产是否真实,库存商品有无“猫腻”?连日来,奥康集团纪检监察部总监徐刚忙着对数名岗位调整的区域经理进行离任审计。
  不久前,奥康一名区域经理向集团总部汇报,在将一家门店转让给朱某某时没收到转让费,押金也被房东没收了。徐刚通过百度街景地图发现,在运营该店铺的是某品牌运动鞋商家。经调查,事情很快水落石出:原来,奥康这名区域经理联手这家品牌运动鞋区域经理,通过虚构中间人朱某某,贪污了7万元转让费。
  监督、办案、离任审计……这种原本只在机关事业单位出现的监察机制,如今在温州民企中已不算新鲜事。去年8月以来,在各级纪委监委部门的指导下,55家温州民企依托党组织,相继设立或健全纪检部门,剑指企业内部贪腐问题,累计挽回经济损失近5亿元。清廉之风,吹拂着温州这片中国民营经济的先发地。
  “民企监委”因何而生?这个特殊机构又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近日,记者走访多家企业,找寻背后答案。
  
  
  防微杜渐
  民企成长如何“解烦恼”
  
  日前,面对上门辅导的永嘉县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叶确健,育才控股集团总经理张旭林坦露心声:“在采购的监督上,其他企业有没有好经验可分享?”
  作为一家成长型企业,近3年来,育才控股集团每年产值同比增长超过20%。“企业壮大了,烦恼也多了。”张旭林倒出苦水:在采购领域,不时有供应商找到公司高层说情“求关照”;在管理领域,有员工投诉班组长称,如果不“贡献点好处”,会被安排做更多脏活累活……这些问题看似很小,如果解决不好,日积月累之下,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
  深深刺激张旭林的,还有一段经历:一次,恒大集团采购员来育才考察,考察完回车站时叫不到出租车,坐了育才的接送车,结果坚持要付车费。“我被震惊到了。”张旭林感慨道,人家公司员工怎么廉洁到这个地步 。但他转念一想,防微杜渐,有接送就有招待,有招待就有收送,若不早发现、早提醒、早纠正,到时损害的一定是公司利益。此后,育才很快出台一条新规:公司采购员出差吃住行一律自行解决,再拿发票回公司报销。
  机关事业单位有纪委,民营企业能否也有?2016年,育才解放思想,成立纪律检查委员会,并由集团党支部统管。在采购领域,集团纪委则专门制定了评审机制。公司高层组成评审委员会,所有符合条件的供应商进入平台统一竞争,由评审委员会成员集体打分,按照分数高低选择供应商。对于公司高层推荐的供应商,谁介绍谁对产品质量负责,并在打分时回避。
  但几年运行下来,张旭林深感,这个横空出世的纪检部门,制度仍待健全,效用仍待发挥。
  张旭林的想法与叶确健不谋而合。叶确健告诉记者,在温州,不少民企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意识到企业内部清廉建设的重要性,于是纷纷效仿机关事业单位,依托企业党组织,自发设立纪检部门,但对如何用好它,并没有很鲜明的答案,“奥康集团的经历,值得分享交流。”
  记者了解到,奥康2001年成立集团党委时,就同步设立纪检组织,2003年又建立审计监察部。纪检监察部门拥有“四个明确”权限:明确可直接向集团党委报告、明确监察审计无部门禁区、明确独立发文权限和整改建议处置权限、明确腐败问题人员追查无上限。
  此外,为使企业清廉建设有章可循,奥康学习参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党内法规,推出《奥康集团纪律处分条例》《奥康十大禁令》《奥康员工防范微腐败30条》等规章制度,将违背职业道德、违背组织纪律、违背廉洁纪律、违背工作纪律和违背生活纪律等五方面纳入处分范围,按照违纪程度设立警告、记过、降级、撤职、开除等处分档次,并辅以不同金额的罚款和处分影响期。
  原材料采购领域,是企业发生贪腐的高危区。多年前,奥康就发现,即便实施严格的招投标制度,但在运行过程中,问题依然不少:参与一次竞标的多家企业,注册地居然在同一幢楼;有几次的竞标结果,明显高于市场价格……
  于是,奥康纪检部门制订出一套应对办法:招投标前做好市场调查,对行情做到心中有数;引入外部行业专家,把脉招投标条件合理性;制定严格废标流程,发现异常情况,坚决暂停或废止招投标项目,把违规供应商拉入黑名单。
  一下午的交流过程中,张旭林频频点头,意犹未尽。如何让更多民企像育才一样,有机会向大企业学习先进经验?“我们打算在民企纪检系统间,组织一场互看互学,让更多企业参与分享交流,共同完善企业内部这张‘防护网’,你觉得怎么样?”离开育才时,叶确健向张旭林发出了邀约。
  
  内外联动
  民企监委如何“破疑案”
  
  记者从温州市纪委监委了解到,目前55家民企的纪检部门,大多由企业党组织主要负责人兼任“纪委书记”,并至少配备1名专职纪检人员。奥康集团和正泰集团的专职纪检人员各有5人。“民企监委”的名称不一,有纪律检查委员会、监事会、审计监察部等,它们直接向企业党组织负责和汇报,并接受企业所在地纪委监委部门的指导。
  “民企监委”是如何发挥实效的?不久前,在温州举行的清廉民企建设研讨会上,正泰集团、森马集团、华峰集团等分别给出了答案。
  正泰集团党委书记、监事会主席吴炳池直言不讳地提及,正泰集团纪委、监事会历年来累计查处案件400多起,涉及总经理层级人员10人,追究刑事责任8人,最高判刑10年6个月,追回经济损失数千万元。与此同时,公司纪委、监事会积极参与公司各项经营决策的讨论,尤其是在人事任命、设备物资采购、工程发包等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从相关项目前期筹备阶段提前介入,将监督关口前移,仅打造阳光采购工程一项,每年公司采购招投标节约的金额都在1000万元以上。
  在与正泰集团清廉建设对接中,乐清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黄玲芝听到最多的词语是“出差、查案”。“你们怎么比我们还忙呀。”黄玲芝感叹道。
  “案件的顺利查处,离不开乐清市纪委监委的辅导和帮助。”正泰集团党委办副主任南丹佳说,即便很简单的问话,问题设计也是一门大学问,如果不注意问话技巧,不仅很可能找不到想要的答案,还会起到反效果。
  2018年9月29日,正泰集团查处了保管员柯某某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占废品款案,涉案金额达45万余元。
  实际上,针对废旧设备等废品,正泰集团有着严格的登记制度。柯某某利用前后两次核对固定资产之间时间差的漏洞,偷偷倒卖了一批废旧设备,并没有及时向财务上缴所得款项。
  “我们是在核对固定资产时发现案件线索的,此案发生后,公司将案件向全体员工作了通报,并把固定资产核对频率从半年一次调整为一个季度一次。通过这件事,既起到警示教育的作用,又健全了企业相关制度。”南丹佳说。
  在正泰,职务不高、权力很大的采购员、检验员、仓管员,曾是最易发生贪腐的三大岗位。与正泰不一样,仅自营门店就有2000多家的奥康,其纪检监察部总监徐刚最头疼的,却是销售终端的舞弊行为。为此,奥康纪检监察部不断创新工作方法,推动清廉建设从内部走向外部。
  “区域经理私吞7万元转让费案件的成功查获,就得益于行业联盟机制的建立。”他对记者说。针对鞋服同行,今年4月1日至2日,奥康集团邀请到30余家知名鞋服企业70余位审计人员,大家共同签下《鞋服行业企业审计与反舞弊合作框架协议》,打开了跨企联创清廉的新局面。
  “大部分门店的流转,都发生在鞋服同行间。”徐刚说,他们联系了受让门店的品牌运动鞋公司审计人员进行核账,发现对方账上已支出7万元转让费,由此其中“猫腻”立刻显现。而在以往,类似的舞弊行为,很难被发现。
  这种行业间或企业间的结盟并非个例。今年初,森马集团董事长邱光和公开致信供应商,强调廉洁透明的合作关系是彼此长期良好合作的基础,反对一切形式的商业贿赂和不正当竞争。目前,所有供应商都与森马签署廉洁承诺书,产销两方构筑起反腐的“统一战线”。
  
  优化环境
  中小企业如何“治未病”
  
  更多尚未设立纪检部门的广大中小企业,如何防范发展壮大中或将出现的贪腐问题,为企业健康成长注入“廉动力”?
  “我们在三服务走访调研中发现,很多中小企业虽然经济规模还不够大,但清廉建设需求迫切。”温州市纪委监委第一监督检查室副主任吕心利说,他们依托各类产业园、小微园平台建设,统筹推进小微企业清风驿站建设,举办清风讲坛、清风悦读会等活动,在全市各地掀起一股清正之风。
  “某出纳任职期间挪用公司资金200多万元,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大家回去仔细检查下,公司财务专用章和财务负责人印章有没有分开管理,现金收支是否两条线,账目有没有及时核对。”这是龙湾区永兴街道亲清顾问、公职律师张泽用以案说法的方式,为永兴南园小微园企业高管和重要岗位员工做民营企业职务犯罪风险防控讲座的一幕。
  在永兴街道,像张泽这样的亲清顾问共有12位。他们与15名亲清管家一起,对辖区近1800家企业的政策宣传、上门代办、问题协调、监管保护等提供兜底服务。
  温州汉风机械有限公司是永兴南园小微园的省科技型企业,并于2018年实现“小升规”。在亲清顾问指导下,企业负责人陆小燕被自身企业存在默许采购员收受供应商小礼品等风险漏洞惊出了一身冷汗。针对采购、财务、销售等领域存在的问题,亲清顾问手把手帮她补牢安全网,完善风险防控细则。“现在我们只需埋头专心做好生产经营就可以了。”陆小燕说。
  把“清风”吹向更多企业,温州各地纪委监委正不断持续发力。
  在永嘉,《永嘉县“清廉民企”建设手册导引》几乎一企一册。该手册在涉及企业运行廉洁风险的重大领域、重要环节,从企业曾经暴露过各类腐败不廉问题切入,通过典型案例进行风险剖析,让企业风险管控人员看得明白、心中有数。
  书面引导外,各地还在不断强化现场宣讲培训。鹿城区纪委监委分批走进民企,送上职务犯罪预防培训,当场梳理企业廉政风险点,解答风险防控疑难问题;瓯海纪委监委则联合法院、检察院、公安等单位组建“清风宣讲团”,先后开展警示教育1000余次……
  企业内部贪腐空间不断被挤压,那么外部环境如何净化?
  温州从制度创新上入手,不仅分期开设政商亲清学堂,还开展“三清单一承诺”行动,全面优化营商环境。7项“正面清单”强调要优化涉企服务,7项“负面清单”明令禁止涉企不作为、乱作为,而“引导清单”则引导民企反映实情,加强沟通,强化清廉建设。
  “以往,对参与涉企的商会年会、企业茶话会以及推动企业发展的外出学习考察等活动,很难界定和把握,现在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永嘉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林兴欢说,“正面清单”倡导主动服务,“负面清单”划出纪律红线,干部可以清清正正走进企业,明明白白办事服务。
  “以前总觉得领导来了,不好好招待过意不去。”立信阀门集团董事长王启耐告诉记者,现在或不安排就餐,或在员工食堂解决,领导反而更自在、更爱来了。
  制度顶层设计之外,温州还在民企中设置“天眼”,全市建立企业效能监测点9620个,把涉企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执法水平、工作作风、工作效率、主动帮扶等情况纳入监测,有效规范政商交往行为,从而打消企业行贿念头。今年以来,温州各地查处影响营商环境问题40余起,问责70余人,并有36万余名乡科级及以上党员干部签订承诺书,为企业清廉建设保驾护航。
  民企作为市场主体,对其内部反腐的介入程度,究竟该如何把握?
  温州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温州正进一步完善介入企业清廉建设工作机制,以“点单式”对接,提升清廉民企建设实效;同时,推动外部营商环境客观评价机制与企业诚信体系、社会信用体系相结合,树立守信联合激励、失信联合惩戒的导向,努力为温州新时代“两个健康”先行区创建提供纪律保障。(记者 戚祥浩 尤建明)
  
  
  深一度——
  深化清廉民企建设
  董瑛
  
  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区、民营经济的重要发祥地,围绕新时代“两个健康”先行区创建目标,温州各地纪委监委纷纷指导上规模企业建立自己的“纪检部门”,推动清廉思想、清廉制度、清廉规则、清廉纪律、清廉文化融入民营企业发展。
  清廉建设,破除了回扣、吃请、送礼等陈规陋习,不仅为企业挽回损失,也消除了诸多成长羁绊。正是基于清廉生态圈的打造,近些年来,在经济发展增速总体偏低的大环境下,正泰集团等温州民营企业逆势上扬,销售额和利润都保持大幅度增长。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清廉建设也是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的生产力,更是企业走向国际化、培植国际竞争力的前置条件。
  为民营企业创造更好的政治环境、发展环境是党和政府的分内之事、应尽之责。民营企业腐败预防是国家反腐败格局中的重要一环,纪检监察机关应当将民营企业腐败预防全面纳入纪委监委职责范围,构建纪委监委组织协调、行业监管部门条块监管、行业协会自律、企业内部管控、社会各界监督的民营企业预防腐败工作新格局,从而打造更为宽泛的国家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
  (作者系浙江省委党校权力监督研究中心主任、教授)